首页 > 比特币新闻 > 列表

一文道尽比特币的今天和明天...

来源:  2017-09-17  阅读数量 18148

两个强台风,在盛夏的末季接踵而来,吹翻的不是马路上的大树和房顶盖,而是比特币的一泓清水。


9月初,中国官方先是停止所有ICO代币的发行,近日更进一步要关闭所有数字货币交易平台。一时间,币世界四处踩踏之声,但却没有落下一地鸡毛。


本院对本次踩踏事件早有预判,并无意中成为“始作俑者”之一、当然是最微不足道的之一了。因为本院曾在此前数日最先提出:央妈应关闭国内交易平台、矿场,一来央妈可以象鸵鸟埋头进沙堆一般撇清“监管责任”,二来让币世界从此免受那些非理智的央行们折腾,真正走上一条自主可控、平稳发展的道路。没想到,一向进退失据的央妈,这次从善如流地听从了、或暗合了本院的建议。


本院做此预判有三条大理由、三条小理由。


一、本次踩踏事件的元凶


本次踩踏事件有三大成因:

1)尾大不掉。

先看两个数据:央妈亲儿子--银联,其收入和成本构成等数据长期向公众隐瞒,只能查到一些表面数据,如2015年的利润38亿元、集团总资产665亿元;与央妈并列的证监会,数据较为公开一点,查得2016年创造的证券印花税收入2200亿元左右。

而比特币市场有多大呢?依中国国内持有2/3既挖出的比特币数量--1000万枚,按本次台风前的3万元/枚价格计算,中国国内持有比特币的人,蕴藏着3000亿元财富,且高度可流动性、完全不在央妈和财政部管控之内!

3000亿元,相当于印度阿三的军费支出,超过战斗民族俄罗斯的军费支出还有余50%。就是说,中国比特币持有人群的财富,不经不觉间原来拥了无比的、还不在传统政府部门监管之下的力量。

何况,中国经济进入“新常态”后,政府各部门奇招迭出,短短几年间,把西方所有主流经济理论、治世良方都试了个遍,但还没看见谁能激发出数千亿等级的新产业、新产能,比特币们此时风生水起,打了谁的脸不是很明白的吗?这在中国传统官僚思想上是绝对接受不了的。

中国电信和移动不经意间超生了一个腾讯,中国工商总局大意放走了一个混血儿阿里巴巴,这次再也不能让一个未来可能超万亿级别的大产业俏然座大。央妈联同五部委雷霆出击,要将其扼杀于萌芽状态,实在太合符逻辑--一种过时腐朽的管治思想文化。


2)冲击社会既有结构规范。

中国社会传统上,乃资源垄断主导的社会,通过对本属公共的资源进行权力垄断,来决定财富的流向。土地、矿藏、行业准入等公共资源,均由权力阶层把持,并输送给血亲宗法体系的内部人,使之获得社会财富的一次分配收益,亦是最大、最无风险的收益。通过俗地说,在中国要发财致富的捷径就是权商一体。

而比特币们,靠几台破电脑、几LOT芯片、几个自摸出来的数学模型,就大秤分金银、大碗吃酒肉,哪不是几个钱的问题,而是冲击了社会结构的既有逻辑。“是可忍,敦不可忍”,此风一开,以后谁还把“官”放在眼里,孔夫子的门生位眼一瞪:必须杀一儆百。

除了官员之外,与官员沆瀣一气的商人,亦一起反对比特币,正如他们反对电子商务(阿里、支付宝等)、反对网络社区(腾讯、微信等)一样,只要能绕过“权力审批”而存在的生财之道,他们都一概反对,因为绕过权力审批,无疑就否定了他们作为“权力掮客”的价值所在,”过桥收费“、”雁过拔毛“的传统剥削谋利方式。


3)不患贫,患不均。

比特币的发端,是IT小众、理工男的专享领域。几个胡子拉碴、赤膊扇着大巴蕉叶--给矿机降温的小伙子、小团队,竟然在短短数年间,陆陆续续成为了“先富起来的人”,出国、泡妞、开大趴,凭什么!你爸又不是“李刚”,你爹又不是王健林,凭什么、凭什么。。。中国社会中最底层、数量最庞大的那群人在2016年媒体更多地曝光比特币圈中的暴富故事后,全都陷入的超级精神焦虑当中。


一些围观群众立即装扮成“币圈大神”,跳进场中要分一怀羹--各种山寨币的主持人就是这些人;

一些围观群众则一窝风地盲从某些大神,凑份子钱给他们跟进,但跟进什么?围观群众完全不知道,被骗是必然的。与他们的智力和依赖思想有关,但与比特币本身无关。

更多得多的围观群众则越来越变得两眼赤红,要跟跟不上,要分分不到,最后就爆发出一声大吼:他们要把我们给甩啦,把他们拽回来,灭了它!!

人性之丑陋此时表现得无所顾忌、肆意张狂。


政府有关部门正好顺水推舟,一面纾解民愤,一面把自己外储管理无能、供给端振兴无方、房地产绑架社会等舆论指责转移开去。

中国近年来的金融动荡,全都出自官方监管下的股市、汇市、楼市上面,只有民间的比特币为中国挣回了一点脸面,却“怀璧其罪”,只能杀了来转移矛盾焦点。


上面三大理由是主要的,根本性的,而下面三个小理由,则属技术性,官方选择动手的时机罢了。

1)内部分裂,外人趁机。

比特币自8.21“隔离见证日”,出现了分裂危机,而且产生中、外币币团队之争。苍蝇不叮无缝的蛋,内部分裂,外人自然乘机而入。包括国外一些人,如官方本次拿来说事的摩根集团副总裁的发言,也希望打压中方币币们主导的新BTC链。那个摩根在2008年金融风暴时,本应与雷曼兄弟一齐死去,它说的话根本就代表不了什么,中国官方此前也不见得高看摩根的“研判”,但这次,“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”,把国际金融界的坑人精作为证明人之一,可见官方的无聊。

中、外团队在比特币前途争议上,中国官方站在外人一侧,给国内团队捅刀子,算是现代汉奸也不为过。


3)币币们太嫩,太天真。

交易平台在比特币分裂之争未见定论时,勿忙推出“代币私募发行”,成为本次踩踏事件的导火索。

一来,从技术上,此时为比特币强推应用肯定不理智;二来,在没有摸索出成熟的发行标准和流通方案前,滥发代币,肯定予人以口实;三来,发行代币的水太深了,我们专门要说得稍为详细一点。

比特币是真金白银、由矿工们一身汗水、一台一台矿机里挖出来的,这是比特币安身立命之本,这是比特币区别于一切山寨币、杂币的根本(详见本院《《币缘论》读书笔记之三:金银本有价,何须寻锚踪?》)。当然,以比特币为发行准备物、锚,发行代币,是比特币迈进货币市场、支付流通领域的必经之途,但这是一个鬼门关,不仅在没有充份的市场试验之前,一窝蜂上马代币是自招烦恼。而且,最大地、深深地刺痛了央妈的神经。

央妈是谁?央妈发行的法币--人民币那张纸是什么?那就是代币!自1980年后,和港元纸币一样,那就是美元的代币。交易平台们发行比特币的代币,就是做了央妈一样的工作,代币就做了人民币纸币一样的角色,哪还得了?!

李逵在梁山上要立宋江为皇帝,要在水泊私自收渔民们的税--保护费,那大宋天子能不管么。

错误的时机,错误的地点,错误的方式,做了错误的事,也该给杀一杀了。大打几场围剿战,即使日后改为招抚之策,大宋天子都事必要在此时兴师动众。

3)投机客狂奔杀入。

本次踩踏事件发生前的数周之内,很多在3年前强烈反对、讥讽比特币的人士,不约而同、三三两两跳出来表示,或要去挖矿,或要去炒币,或要开公司、办集团,声言“为人类最壮丽的事业奋斗终生”。追高杀跌的人,都是反向指标,他们的狂热出现,已经预示了比特币到了调整时。

3年前,比特币汇率只有1千元左右时,质优价廉,却“门前冷落车马稀”,现在已攀上3万元大关,升速明显过快、有泡沫,反而一下子炙手可热,本院就感到不对劲,要糟糕,所以才发出上面的感叹:央妈,您快出手吧,该挤一挤泡沫了。


三大三小的理由,台风必然来,只是来得太快了。


超级台风来了,比特币会死吗?


二、咬定青山不放松,任尔东南西北风


吃瓜群众还是散了吧,央妈以为自己是什么金融大神,事实上,她掀起的超级风暴,在数字世界中,只不过是“茶杯里的风波”。上帝偶然会借央妈之手,打一打太极,增加点新生事物发展过程的趣味性。


1)道路曲折,前途光明。


人类社会自己发明出来的金融产品,从来都在先知者的呼吁中启航,在大众的群情汹涌中磨砺,在统治者的摇摆中稳定、成熟起来。法币如此,股票如此,债券如此,概莫能外。统统这些,现在都走进了教课书,成为专家嘴中神圣、神秘的“专业知识”,成为平民喜闻乐道的资产性收益渠道,成为统治者调节社会平衡的抓手。

比特币一样如此,经受多几次磨砺太正常了。


2)打铁还需自身硬。


威胁比特币生存的因素中,央妈绝对排在最后一位。什么量子计算机、什么黑客,什么币值不稳定,统统亦不是什么大事。真正威胁比特币生存的,是比特币自身的机制设计。

本次的比特币链分裂,就源于早前比特币区块链容量缺乏扩容先见和预设,适应不了比特币在快速流行之后迅速增长的交易流量。事后打补丁,当然就会有分岐,分岐难以有共识,毕竟此时已经看得到重大利益,各方不易妥协。

希望本次央妈出手,可以反向转化为币币们团结的外部压力吧。


3)树挪死,人挪活。

比特币最诱人的魅力正在于“去中心化”,去中心化的货币,却需要“中心化”的交易平台,本来就只能属过渡阶段。即使没有央妈横插一杠,比特币交易的去中心化迟早需要发展。去中心化的比特币交易,将使比特币更加有生命力,包括去中心化交易、海淘支付、全球配置比特币生态链。以比特币为发行准备金去发行更易于流通使用的代币,同样会发生。那是任何一国央行都阻止不了事。


在本次踩踏发生时,有大嘴专家说:把比特币网站逼到国外,因为中国人很多看不懂英文,交易量就自然下降了。这些专家可能还生活在20世纪。网站搬到国外,就一定只能写英文字?只要有利可图,别说上中文字,就算是写上太平洋小岛上的土著语言也不是什么难事。何况,把原来的中文网站转移到国外,在云计算年代,只要敲一下键盘,所有资料都转移、复制过去,客户根本就没有感觉到差异,就能如常继续享受服务。例如,腾讯的QQ、微讯,它们提供的都是万国语言服务,当然包括了中文,它们服务器及其境像有多少台?有多少在国内多少在国外?互联网根本就不会有国内、国外之分。

即使中国官方开动全部的技术工具,把国内、国外网切成两份,那只会损失国内互联网服务的份额和税收,根本就不会影响国内人使用互联网服务中的外国服务器,更何况是纯商业性的网站。

3000万元的流动资产,轻易可以转化为万亿元级别的金融交易量,面对如此处女金矿,懂中文的国内互联网企业、工程师,会放过这个机会吗?不懂中文的外国企业不会招几个中国人去编程序吗?这样低级的“门槛”不值一提。

中国官方及其专家们倒应该想一想,把这些税收逼走、把这些人才逼走、把互联网金融的最大风口送到国外,真的可以一封了之、一禁了之吗。把控制抓手交给国外、把产业链高端建在国外、把从业者和客户的向心力推到国外,他们不正是21世纪的大汉奸吗。


比特币最大的魁力在“去中心化”,这是人民对自由向往和追求的物化;而央妈们最忌惮的亦就是比特币的“去中心化”特性。“一切为了人民”,还是“一切为了控制人民”,比特币的发展历程,或许可以找到答案。


三、比特币之外的几点思考


1、官员顽固,专家老化

本次踩踏事件,还有一些令人深思的事。其中第一个就是官员的顽固及其智囊专家团队的知识老化,完全缺乏对新生事物的前瞻判断能力。


除上述提及的引摩根总裁的话、说外网站只有英文等笑话之外。又见金融系统某大神级别的李X官员兼专家,出来策应央妈时说:“比特币不具备货币的基本条件,比如它的币值不稳定”。此话毫无逻辑,日元在广场协议前后,其兑美元汇率,在1:80至1:180之间大幅波动,日元就此失去了货币的资格了吗。而且,日本国内产品的日元标价未见有随之大幅波动,对外汇率的大幅波动,传递到国内商品标价既慢且缓,不影响国民正常生活。如果比特币作为国内商品的支付手段,同样会有这种情况。并且,界时因为比特币与具体商品标价挂钩之后,可以预期其汇率波动会降至与普通法币相当的水平,如果采用比特币的代币用作日常流通,传递环节更多、调节手段亦多,汇率波动问题更容易解决。在比特币及其代币未大规模进入支付流通领域前,指责其汇率波动大,毫无理由,正如一个选手未上场,就说他得不了冠军,实属妄言。而让比特币及其代币进入支付流通领域,实为央妈大忌,变成了:既不让他上场,又以他在场上不能好表演为借口,一看便知是托词。

李X还说:“法币可以根据经济需要来决定流量数量,而比特币只有固定数量,所以不适合做货币”,真不知道这位李X是正话反说还是反话正说。历史上所有的法币,正因为其印刷数量仅由央行单方面决定,所以都逃脱不了最终大量印刷、大幅贬值、直至一文不值的命运。而比特币固定的数量(但不固定的价值),正是比特币价值坚挺、长期升值的顶层设计机制在起作用。


有某社科院的李XX女专家质问:比特币没有使用价值,当不了货币。笑话!普天之下,那些花花绿绿的纸币--即使是法定货币,又有什么使用价值呢。印刷出来的纸币,就是只有用作货币一种使用价值,否则,拿来当手纸也嫌它硌屁股。硬要给比特币安一个使用价值的话,它就是信用传递、价值储藏的使用价值,由于挖比特币过程的成本高,使比特币的价值巨大(价值=劳动时间),它蕴含的价值就成了它的使用价值,就成就了它的信用远远高于一张纸的法币。


老有人说,比特币是“非法定货币”,所以不可能作为货币使用。这些人忽略了一条:法定货币的概念只出现了短短的200年,在法定货币出现前,世界上的人几千年来都在使用“非法定货币”,或者说“法定”的鉴别,由使用者自己的标准确定。正如中国使用银锭、金币作货币时,其价值由接受者自己鉴别其成色、来源而定。被用户接受才是最大的“法”。


亦有人说比特币没有官方监管,应用起来没有保障。太可笑了,中国多次金融大事件,全部来自于有官方监管的场景。如最新鲜热辣的2015年股灾事件,救市的“国家队”正是卷走天量救市资金--国民财富的“窃国大盗”,有些人抓了,但钱已经被转移出国外,被抓的人当中,大部份正是官方的监管者:XX会主席、主席助理等等。还例如那个著名的泛亚金属交易所事件,当地政府背书,官方专家撑场,最终不过一场骗局。可见,“官方监管”与“有保障”没有正相关,反而更象有负相关。象这次踩踏事件,仍未见哪家要关闭的交易所挪用了客户资金,毕竟比特币本身的价值,就是资金安全的压舱石。反而,本次被踩踏而死的盲从者当中,大多都是被官方各种信息吓死、吓乱而自死的居多。

更何况,象中国股市,自诞生之日起,就有“赌场论”的质疑,每隔几年都能捉到一批金融大鳄,各种批判“没有监管”的质疑声骤起,但是,股市因此而关闭了吗?邓大人曾说过“没有什么了不起的,如果(股市)乱了,关了就是”,但中国股市从来就不会因为监管不足、监管不良而关闭过。


在本次一片晦暗当中, 人们亦看到了一点亮光。比如,相对于2013年底央妈指责比特币为“郁金香泡沫”的盛气凌人、2015年初央妈自信满满的“将尽快发快人民币数字货币”、2016年底央妈雄纠纠派出巡检小组进驻比特币交易平台、等等,本次央妈显得内敛、低调了很多,甚至在发布禁止ICO代币公告之后,并没有要求比特币等交易停止,关闭交易平台的事,因某些原因,不得以借了“网信办”作为白手套,“网信办”俏俏给交易平台施加压力,让他们自我公告、自我关闭。从“鬼子进村,打枪的不要”的小心谨慎中看到了官员们的有所畏惧,毕竟他们知道自己理据不足,在做一件日后可能发现是很错误的事。


因为时代在进步,陈旧思想的官员想让社会退回过去的时光,难度太大。在不久的数十年前,央妈曾强令社会上的人以90元/克的价格收缴民间黄金;黑市美元和港币曾够得上到“投机倒把”(死刑)的地步;股市亦曾被认为是剥削、懒人的象征被强烈批判。后来怎么了呢?作为“封资修”的黄金,通过香港金铺进内地,逐步回归民众大妈们自由选购的常态;如一纸死罪的美元、港币,在最强烈禁绝的时候,持有者恰是社会上有钱人、能人的象征;股市由民间禁止,到官方开办,直到官方鼓励民众进“赌场”。这些历史变迁的轨迹,都是一再否定央妈等部门自身前瞻能力的证据。


俄罗斯央行在3年前严厉禁绝比特币在俄罗斯发展,现在改旗易帜,转而欢迎比特币的投资。前倨后恭,一是认清了大势,二是形势比人强,对抗北约制裁,关键就是对抗美元霸权势力,比特币正好是反击美元霸权的利器。

央妈现在还做着“新型大国关系”的美梦,到了美帝封锁、对峙中国时,希望央妈能及时想起民间还有压舱底的“大国利器”。


2、大众的盲从心理

此次踩踏中,真正被踩死的,并非数年来坚持比特币的IT小众,而是那些后知后觉、无知无觉的绵羊大众。他们的盲从心理令睹者心伤。


有一个煤老板,煤矿被“供给侧改革”停了,看到币币火旺,摇身一变变成了“数字货币的老行尊”,山寨了一个XX币,从官方金融研究所那里搞到了几块牌匾(所以,有官方背书的数字货币反倒是骗子),开摊骗人,生意还很红火。大量银发一簇、乡下人,被骗去买他的“XX币”。还有那些通过乡亲、同事结成的炒币圈,都是一呼百应。但这些大量的跟随者们,他们真知道他们在买什么吗?真知道什么是价值吗?

上千年来,中国传统思想文化就是让普通百姓跟随权威,或领导,或族长,或专家/圣人,或某个成功者变身的大神。只要能沾上这些光环之一,就会有老百姓追随、盲从,奉献上钞票。

本次事件的直接导火索--ICO代币,就是这些骗子和他们的盲从者们惹的祸。上有腐朽的官员和专家,下有盲从的百姓--两大股黑暗力量的存在前提下,代表人类社会未来的比特币之花能在中国社会首先绽放吗,连本院都开始起了怀疑,毕竟,思想文化决定了社会进步的速度。


3、值得期望的青年人

本次事件中最大的亮点,在一批80、90后的年青人身上。

最早期的矿工、矿场主,以及本次旋涡中心的交易所主办人,以80、90后青年人为主。他们有理想、有知识、有能力、有担当,在面对重大变故之际,表现得淡定应对,保护了客户的权益,对央妈展现了绅士风度,和平撤退。比起那些后果一团混乱的、“有监管的”其他金融事件(如泛亚事件),他们的卓越表现,让人看到了中国未来的希望。


从2004年起,本院一直主张:80、90后是中国未来的希望所在。他们有一些共同的特点:受过良好的现代系统化知识教育、具有强大的执行力和担当、视野穿透中外、思维敏捷。与“坏人变老”的那个年代人相比,他们不会因为蝇头小利而表现得“吃相难看”。

以前的多次金融事件中,主持人或卷款跑路,或挑动群体事件对抗官方,或者夹缠不清地不断上访。而本次事件自官方放出风声、公告之后,各大交易网站的工作有条不紊,表现出高度的沉稳、自律。不仅素质,也与他们已大大得益于比特币的“第一桶金”有关,“有恒产者有恒心”,他们心里可能觉得根本不值得与昏庸的央妈和邀庞的专家们纠缠。关闭平台可能是从此卸下工作重担,享受美好生活的开始;也可能是踏上更高远征程的开始。


希望他们在两大股黑暗力量夹击之下,仍能保持初心,在21世纪中叶的机遇之窗,担当起中国复兴的重担。



后记:思想文化的进步,是其他一切进步的基础


比起一张纸的制度和法条,比起政客/官员和专家/圣人的信誓旦旦,思想文化的进步,才对社会进步起根本性、决定性的作用。思想决定了人们的判断和言行,从而决定了制度和法条的确立与执行效果。

人们的思想从哪里来?从他们成长的社会环境熏陶而来,社会环境沉积了长期以来的文化底色。

儒文化为中国建立起以“官”为塔尖的金字塔型社会结构,血亲宗法为其中维系的梁柱,且必须用精神鸦片控制底层大众的盲从习惯,这样的社会,把人压迫人、人驾驭人视为合理、常态。马克思说:任何阶级社会都是人剥削人的社会。毛泽东说:“哪里有压迫,哪里就有反抗”。但儒文化的精神鸦片让人甘于被剥削、甘于被驾驭,这是研究中国社会现象时最为令人扼腕之处。

中国曾经找到最先进的道路--共产主义道路,找到了最先进的理论--自由和科学、马克思主义,但由于陈腐文化死而不僵,逐步又把中国拖向僵化保守的旧路。


年青人在金融和科技领域的创造力,是检查中国社会恢复活力的重要指征,可以预判中国社会的未来。陈旧文化在青年人身上逐代衰减,中国就能逐代迈向新时代。


你们青年人好象早晨八九点钟的太阳,希望寄托在你们身上。”